0230

Prince Shoto

  順著對方的一抿了一口透明高腳杯中的深紅色液體,潤澤的口感滑過嘴唇好像用絲綢觸碰,含在嘴裡,苦澀在舌間散發,舌頭在嘴裡攪動著,直到口中的不知名酒類(雖然對方是解釋過的,但那一長串的名子令他不禁發愣)有了些溫度才嚥進喉嚨裡。綠谷出久一直都對酒類敬謝不敏,除了它們都同樣苦澀外也因為喝醉的問題,暈呼而且飄飄然,這是很久以前綠谷出久曾經醉過一次的感想,而他近幾年的生活並不允許他有這種狀態。

  「不喜歡?」坐在長桌對面的人開口,語氣溫柔但聲音卻清冷,像溪,微涼。綠谷出久抬頭看了一眼將自己請(或者說強迫)到城堡裡的王子殿下,不出一秒又低下頭。他知道王子要他來的原因,或者說自從以街頭賣藝這樣的方式謀生...

Prince Shoto

  嘉年華般熱鬧的氣氛,首先進場的是兩名空中飛人,利用預先架設在大廳的鞦韆在空中飛行、旋轉,女性的空中飛人在來到大廳正中央上方時放開了雙手,就像擁有一對翅膀向上飛升又在最高點時投入地心引力的懷抱,最終擁抱她的是她的同伴。僅憑一根鞦韆兩人又來回幾個動作,將現場氣氛帶向一個小高潮。

  下到地面的女孩向四面八方的觀眾揮手,臉上是朝氣的笑容,栗色短髮的髮尾向內捲。

  這不是焦凍王子要找的女孩。

  經過小丑的緩場表演,全場靜了下來,再踩著大球的小丑引導之下數十位民眾走出城堡大廳來到諾大的皇家花園,而那裡早已等著百來人——要將所有人塞進大廳裡是不可能的。

  身為王族的轟焦凍並沒有跟著人民一...

MISS YOU MISS YOU

  搖晃的電車,夕陽,吊環與扶手,橘色,偶然相觸的指尖一剎分開,假裝看著車內廣告的眼神最後還是轉到靠在門邊的少年身上,稍嫌凌亂的髮梢一顫一顫,毛茸茸的就像隻狗崽子那樣鬆鬆軟軟的頭髮很好摸,但一不小心就會揉的久了,手指埋入,溫度稍嫌燙手。逆光。

  好想摸摸他的頭髮,看著他因為在外面而紅著臉卻又不敢對自己發怒的模樣,軟柿子般的任人蹂躪的傢伙。

  其實爆豪勝己一直覺得自己的青梅竹馬特別可愛,真心不騙。

  但實際上他們並不算青梅竹馬,因為兩個人都是男的,有時候爆豪勝己會想,DEKU又愛哭又弱又無個性,為什麼不乾脆是個女孩子呢?這樣的話一切都理所當然了。不管是牽起那傢伙的手還是攬著那傢伙的肩...

Prince Shoto

是關於手臂終結者的梗

和小夥伴腦洞後的結果owo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繁榮的國家,國王擅長領兵帶將,不過幾年的時間便將原本的小國整治成一個獨霸一方的大國,國王和王后育有四位王子公主,而這是關於最小的那位王子——轟焦凍的故事。

  讓我們從小王子一歲生日時的故事說起。那是在冬天,王國到處都覆蓋著白靄靄的雪,普通人家各個把窗戶掩上、大門關牢,唯恐寒風入侵,只有用石塊砌成的無堅不摧、風也無法入侵的城堡燈火通明,城堡大廳中充斥著樂聲以及跳舞的腳步聲,貴族女士的高跟鞋喀喀喀的踩在石塊鋪的地板上打著節拍,貴族男士手拿美酒一旁還有僕役準備的各種美食,他們與同樣高貴身分的人熱烈交談著。

  就...

12:00

6:00

  氣氛頗尷尬,上了高中後除了對人戰鬥訓練那天放學時外,綠谷出久一直沒有真正和爆豪勝己獨處過,意外來的讓人如此措手不及。

  爆豪勝己看起來很不高興(雖然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大概有三百六十四天又十二小時都是這張臉),惺紅的眼銳利依舊,一把刀一樣狠狠掃視坐在他對面的綠谷,眼神彷彿暴雨般落下的針,守備為零的綠谷出久被轟了個千瘡百孔。


8:30

  「嗯……小勝……」

  衝到唇邊的話語在爆豪的怒視之下吞回喉嚨。


9:00

  爆豪雙手環胸,雙眼死死盯著窗外就是不肯看像坐在他正對面的綠谷,搞得綠谷也只能學他看風景,首先看到的是沒有建築物的藍色天空...

失蹤啟示

大家好,本人是個高三生

嗯,這就是介紹詞沒錯,而且還是暑假很放肆的高三生qwq

相信大家都知道我想說什麼了

嗯對,我再沒幾天就要投入考試地獄去了,緊接而來的自然是斷網。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到明年五月我都不會再出現,也不會產糧

想說的大致上就這樣,只是提前解釋一下為什麼很久都不更


謝謝因為喜歡我的文而關注我的人

碎花窗簾

*勝出初設

*其實10可以跟24一起看

*標題來自文藝三十題

*文藝三十題完成


9碎花窗簾

  「窗戶……會著涼的。」他半瞇著眼說道,還沒說完一股涼風就吹往他身上的人,對男孩子的房間來說太過女氣的碎花窗簾隨風飄起,白色的頭髮跟著風緩緩動作,跟著風輕舞的髮絲感覺特別柔軟,不禁讓人想伸出手去觸碰。

  「等會,現在給我集中注意力。」說完話用力一頂。


10蟲鳴

  蟬的聲音就像突如其來的大雨,所有的一切都被淹沒了,想聽的,不想聽的,一切一切的聲音都被吞沒,世界回歸寂靜。

  獨自站在公園裡的少年捂著耳朵。

  「你真沒用。」

  我不想聽。...


Hunter And Wolf

Hunter And Wolf

沒錯標題只是因為不知道要取什麼

深愛BE和意識流

爆豪獵人出久狼


  他聽過很多關於森林深處的故事,隨著四季改變顏色的樹木,花海中隨處可見的精靈,好久以前隱居其中的魔法師。最吸引他的是關於森林中原始的住民,他們長的和人類很像,卻沒有一對圓潤的耳朵,取而代之的是動物般的尖耳朵,其中特別落後的還長有尖牙,十分可怖,當然他們還有一條和耳朵相應動物的大尾巴。森林居民並沒有可供落腳的村子,通常三三兩兩居住在一處,但他們又是不潔的,他們並沒有像人類一樣尊老愛幼以及家庭的概念,他們縱情縱慾日夜笙歌不知節儉。他們沒有信仰,沒有神;沒有天堂,亦無地獄,如此...

前後桌

*勝出初設

*闇雲=出久

*今天仍舊意識流

*標題來自文藝三十題


1前後桌

  或許是因為雨天,教室裡的氣氛有點沉悶。女老師在講台上口沫橫飛,白色粉筆寫下一串英文句子,又用紅色做裝飾,框起一個又一個單詞,黃粉筆寫下各種註解,學生手中的原子筆則將黑板上的花樣複印在筆記本上。

  一切都如此陰鬱,除了一個人。

  切割成小塊的橡皮擦,不偏不倚的擊中前面人露出的後頸,然後咕嚕咕嚕地,調皮的滾入領口中。看著前面的人不耐的在衣領裡尋找消失無蹤的橡皮擦塊,儘管是如此幼稚的舉動,爆豪勝己仍感到非常開心。

  「你是小學生嗎?」轉過頭,沒被瀏海覆蓋的眼睛有些惱怒。

  「嗯,所以要欺...

下一页
©0230 | Powered by LOFTER